当前位置: 主页 > 交友恋爱 >
真正的爱情,也许就是——“她不在,我不出现。”
时间:2018-06-28 来源:掌阅读书 作者:掌阅读书 点击:
  杨宪益和戴乃迭是我国翻译界的泰斗,为中国古典文化走向世界做出巨大贡献的伉俪,他们的爱情是译坛佳话,是令人羡慕的“真正的爱情”。从在牛津相遇到1999年11月戴乃迭撒手人寰,两人陪伴彼此,几乎从不分离。戴乃迭去世后,杨宪益总是说一句:“她不在,我不出现”拒绝一切邀约,这是他的执念,也是对妻子最深的怀念。
一、初相遇
  杨宪益1915年出生在天津一个富庶的家庭,父亲杨毓璋是天津中国银行的行长。天资非凡的杨宪益,没有那时候富家子弟的浮躁,极爱看书,1936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英国牛津大学,在这里,他看到不同的世界,抓住一切机会看书,不断丰富自己的见识与内涵;在这里,他遇到了一生的挚爱——戴乃迭。
  戴乃迭的父母都是英国在中国的传教士,戴乃迭出生在中国,7岁时回到英国。也许是因为早年在中国的生活,让戴乃迭对中国古典文化极其痴迷,在杨宪益的身上,她看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缩影,瞬间对这个文质彬彬的中国男子吸引,有一点懒散调皮,却儒雅智慧,很让她喜欢,甚至为其改学中文,成为牛津大学攻读中文学位的第一人。杨宪益也对这位相貌出众、朴素高贵的金发女孩所吸引,不知不觉,两个人的命运紧紧系在了一起。
  戴乃迭的母亲曾在中国传教,她深知中英两国的文化背景的巨大差异,认为女儿不会幸福,甚至还严肃警告戴乃迭:“如果你嫁给了他,肯定会后悔的!要是你有了孩子,他会自杀的!”杨宪益的母亲也不接受自己有一个洋媳妇儿。巨大的阻力也许也可以是催化剂,其二人的感情越发坚强。
二、长相守
  1940年,杨宪益毕业,戴乃迭跟他一起回国。时任重庆中央大学校长聘请他们两位到中央大学位于柏溪村的分校任职,在学校两人都颇受欢迎,尤其是戴乃迭,美丽优雅的气质,为她赢得“外国林黛玉”的称号。一群才华横溢的青年聚集在他们身边,感受中西文化的魅力。1941年,戴乃迭穿着白旗袍与杨宪益在重庆成婚,重庆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和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是他们的证婚人。第二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
  1943年,夫妇俩搬到位于嘉陵江北岸的北碚编译馆,从事翻译工作,翻译了大量中国文化典籍。在战乱的年代,两人相互搀扶,即使颠沛流离,也不抱怨。为了生计,夫妇俩不断在中国西南的各个城市之间奔波,生活极其辛苦。生活的杂事、生计的艰辛没有磨灭两人的爱情,却使其愈加深厚。
  戴为杨,努力学习中文,能写一手正楷小字,还学会仿《唐人说荟》,用文言文写小故事,努力融入中国的生活;
  杨为戴,保留着早年在英伦的生活习惯,只讲英语,这时戴乃迭就会“责备”杨宪益:“因为你这一习惯,我的中文总学不好”。
  戴乃迭跟随杨宪益来到中国,经历种种奔波于艰辛,杨宪益抱歉地用英文说:“亲爱的,我让你遭罪了。”而戴乃迭没有抱怨,调皮地答到:“我愿意啊,我本来就是来爱你的,不是来享受的。”
  1953年,夫妇二人被调到北京外文出版社,因为可以回到出生的地方,戴乃迭十分开心,在这里,翻译工作陪伴了他们一辈子。《诗经》、《楚辞》、《唐诗》、《宋词》、《红楼梦》、《水浒传》、《聊斋志异》、《儒林外史》、《鲁迅全集》……几乎翻遍了大半个中国的作品。
三、共患难
  生活并没有那么容易。十年浩劫中,戴乃迭因其外国人的身份,被冠上了“帝国特务”的帽子,常常被人说闲话——
  一位年轻漂亮的英国姑娘怎么会跟随其貌不扬的他来到中国。
  人们不愿意同她讲话,她很无奈,可她不愿让丈夫担心,并没有对丈夫讲。
  1968年4月,杨宪益以“窜通英国特务”的罪名被抓进监狱,半小时后,戴乃迭也被抓进监狱,两人关在一个地方,却见不了面。
  杨宪益被提审,要他交代在江南时与英国人的“反革命的罪行”。
  审问戴乃迭的人要求她去揭发杨宪益的罪行,她无法理解:“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没有罪行,我非常爱他,为什么要揭发他?”
  她一直被关在单人牢房里,孤独寂寞,但不吵不闹,在狱中一举一动都优雅从容,出狱后连杨宪益都感到惊讶,戴乃迭莞儿一笑:我不怕磨难多,那是上苍在嫉妒我们的爱情太美。在二人入狱的这段时间,长子杨烨已经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湖北鄂城的一个工厂,两个女儿分别下放到农村。大儿子因父母“反革命”,而被周遭人排挤,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在其二人出狱后被送往英国治疗,但终究还是在发病时浇汽油自焚而亡。
  这件事对戴乃迭的打击很大,她积郁成疾,朋友都觉得戴乃迭已经万念俱灰,随着年龄的增长,戴乃迭得了老年痴呆症。或许是因为杨宪益的陪伴,她才一直微笑着。经历过这些事,夫妻二人把一切事情都看淡了,相互扶持,相濡以沫。
  八十多岁的杨宪益对戴乃迭的照顾依然是无微不至,他说:鲜花搬进屋子里是让我来养的,女人娶进家门是让我来爱的。
  戴乃迭也从来都不后悔嫁给杨宪益,尽管当初母亲的那句话一语成谶,但她自始至终都因为有杨宪益的陪伴而感到幸福。母亲的预言有的变成了悲惨现实。但我从不后悔嫁给了一个中国人,也不后悔在中国度过一生。
  戴乃迭去世之后,杨宪益停止了所有的翻译工作,哪里都不去,他懊悔给妻子带来那么多苦难,他写诗怀念亡妻,寄托哀思:早期比翼赴幽冥,不料中途失健翎。结发糟糠贫贱惯,陷身囹圄死生轻。青春作伴多成鬼,白首同归我负卿。天若有情天亦老,从来银汉隔双星。
  面对一切邀约,他总说一句:“她不在,我不出现”。2009年11月,杨宪益也离开人世。
  画家郁风曾为戴乃迭晚年画过一幅肖像,上面有两行小字:“金头发变银白了,可金子的心是不会变的。
(刘娜 摘自知乎2018/6/2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