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老少共建 >
王新民:没有功利心地做退教工作
时间:2018-06-28 来源:《复旦》第870期 作者:田毅 点击:
  王新民:化学系副教授,校老教授退(离)休教师协会副理事长,兼任协会法律与政策研究组组长,担任学生党建辅导员和校、院系关工委成员,勤于笔耕,为退教协《简报》撰写了大量的随笔杂文、时评文章和楹联。作为编委,为出版《心印复旦园》等书和退教协《简报》、庆祝新中国60周年《特刊》做了大量工作。
做学生的导师和朋友
  1994年,王新民老师从化学系常务副系主任的岗位上退休。退休的时候,副系主任这一届他还没有做完,手中也还有几十万的科研经费,“但是我绝不勉强,把经费及仪器全交给下一任接班人,不像别人一样有失落感。”
  之后,王老师被学校返聘,担任复旦新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主要负责向别的机构或公司寻求合作,宣传并推广复旦的科研成果。“我当时把全校各个系的科研项目基本都了解了,并整理成文,以供参考和咨询。”然而,王老师坦言,“凭良心讲,我不喜欢做生意。”即便如此,他也努力做到最好,维持了公司的顺利运营。“我虽然不喜欢这个工作,但是学到不少东西。”
  在公司做了几年后,王老师就加入了学校退(离)休教师协会,负责化学系的退休工作。当时,系里让王老师作为党建辅导员和专职导师负责一些学生工作,主要和学生交朋友。这种“忘年交”活动,与学生谈心交流,形式多样灵活,可以与三五个学生一起交谈,也可以一个学生单独来请教,“很亲密的,一点顾虑都没有”。由于效果好,当时也很“创新”,获得了市教委的表彰。
  他和学生交流的内容也很丰富、随意,谈人生观、价值观,谈理想,给学生答疑解惑,可以是学习上的问题,也可以是生活中的问题。王老师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一个女同学来找我,说有个男同学喜欢她,问我应该怎么判断。我说,别的条件先不说,你只照着这一条标准来看:如果他对周围的同学都好,以诚相待,不仅仅是对你好,这样的人比较可靠。他帮你是因为喜欢你,这不奇怪,如果他对周围同学都好,那他对你肯定不会差的。不要看是不是党员或者博士,关键看他的为人。”
  王老师说,这样的事情做起来很开心,“和青年人打交道,让我觉得自己也年轻了。”
退教协是我的精神依托
  2000年左右,王老师进入了学校退(离)休教师协会的理事会,负责协会的一些日常工作。
  退(离)休教师协会主要分为五个工作小组:组织工作小组、宣传教育工作小组、老有所为工作小组、老有所乐工作小组、政策和法规研究小组。起初,王老师是老有所为工作组的组长,要配合教务处、工会和妇联,搞好青年教师和老教授的“结对子”活动,组织老教授去听青年教师的课,给予一定的指导;配合校关工委,在复旦学院的党建辅导员、专职导师等“关心下一代”工作中发挥作用。“但是退教协这些工作小组的分工也不是特别严格,别的小组有事情也会相互帮忙,有活动也去捧场,大家相互合作相处得很融洽,不计较得失,得到了很大的快乐。”王老师解释道。
  2008年又成立了政策和法规研究小组,王老师开始负责这个小组的工作,组织一些老教授研究老年学,如老年人的养老、婚姻、老年群众团体在社会中的作用和地位等。大家一起学习讨论,最后写成文章。“当前老龄化是中国的基本国情,而应对的政策制度都有很大欠缺,我们刚好是当事人,所以对老年学也进行研究。”
  近几年,他们在这方面的成果也不断涌现。2005年,复旦大学退(离)休教师协会、复旦大学退休教职工管理委员会以及上海市退休职工大学复旦分校联合编写了一本研究老年学的专业书籍《为了夕阳红——老年学研究文集》,内容涉及老年人口学、老年社会学、老年经济学等各方面的老年学专题。
  2006年出版的《上海市退休职工管理研究会2006年年会论文选集》中,王新民老师还和陆士清、方林虎、陆昌祥老师一起,合发了一篇文章《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复旦大学退教协维护退休教职工合法权益的调查报告》,以复旦退休教职工为例,调查分析了维护退休教职工合法权益的现状,为老年学的研究注入了一笔新的色彩,促使早年退休教授养老金偏低的问题得到了部分解决。 
王老师还是《简报》的编委,参与每一期的编辑出版工作,为出版《旦园枫红——复旦大学离退休老师“老有所为”纪实》和《心印复旦园》等书做了大量工作。他还为《简报》撰写了大量的随笔杂文、时评文章和楹联。
正好多做一些喜欢的事情
  王老师在退教协做事情是义务性工作,但是他说做这些事情非常开心。“我把这里作为了一种精神依托,每天都会来这里和老同志坐坐,聊聊天,谈谈心,而且如果别的同志有问题,也会帮助解决。时间长了,就把这些工作当成了一种乐趣,经常协助审理一些稿件,我做这样的事情没有任何功利心,做得很开心。”王老师说,“老年人最怕的是孤独,有了这样的集体(退教协),有了这样的平台,我们都过得很幸福,我在这里交了许多朋友,而且为他人做出了一些贡献,这样的生活我很满意,也很充实。不只是我个人这样,和我同一年代的老同志和共事的朋友基本都是这样一种精神状态。”
  生活中,王老师也注重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我喜欢文学,虽然学了理科,但是根子里面还是喜欢文学。退休以后,专业的东西不用干了,因为离开实验室什么都不能做;正好可以多做一些喜欢的事情。”
  王老师爱好对联,“基本上我同事朋友的祝寿或挽联等都是出自于我以及谢高阳的手笔。”2010年下半年开始,复旦老年大学校长聘请王老师讲授文学欣赏里面关于对联的课程,很受欢迎,王老师说,“我也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
(刘娜 摘自复旦大学新闻网2018/6/2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