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张扬 不失志 不呈华——记环资学院张志呈教授_西南科技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习园地 > 银发风采 >
不张扬 不失志 不呈华——记环资学院张志呈教授
时间:2011-03-08 来源:未知 作者:王兴杨 点击:

去年10月,我到重庆实习,在陈家坪车站下车时,正好遇见来了张志呈老师。他背着大黑包,拖着行李箱,单调的身体显得很渺小。我送他过天桥,下到车站对面,等他的朋友。

张志呈老师1981年从冶金部邯邢冶金矿山管理局矿山研究所调来我校任教,到1998年退休,期间一直默默耕耘。我第一次听人说起他,是在采访严向东老师时。至今,我还记得老师当时的话——我们学校有很多能人,张志呈老师就是一个,他成功定向爆破了学校两个4580米高的烟囱、绵阳旧城改建的钢筋混凝土基础、储水池以及绵阳地区多个烟囱。第二次,便是从彭启瑞老师的口中——他比我还大,做的事情比我还多。他搞爆破搞得很好,学校还专门给他建了一个研究场所。

像极了红楼梦里王熙凤的出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在多次预约采访未果后,去年他终于在家中接受了我的采访。

一见面,他连忙道歉,说自己工作太忙,不常在家,才让采访一拖再拖,拖了1年多。老师的歉意,让我有些无地自容,抱歉的应是我,打扰了他有序的生活。

12年,45本笔记

他请我到六楼他的书房座谈,大大的落地书柜里成捆的放着按类型分类的图书,一张小木桌上放着正在修改的书稿。在我来之前,他早已准备好了采访内容,按照成长、业务、工作、专业技术、为人处世、思想等几个方面做了归纳,用黑笔写了内容,红笔做了修改和补充,铅笔做了注释。

老师说这是因为他喜欢总结。1955年张志呈从昆明工学院采选系采矿专业毕业,分配到冶金部新疆有色局可可托海矿务局,到1966年初全国大部分地区开展社教运动时和接踵而来的“文化大革命”,12年间,他一共写了45本学习和工作为主的笔记。

45本笔记记录的不仅是12年的时间刻度,还有他不断钻研、学习过程中的经验。我想看看这些笔记本,他却说,烧掉了。

1967年的某天,新疆有色局可可托海矿务局正在召开万人大会。革命委员会主任、军代表赵玉斌说,我们矿区有个人非常怪,每天背个包走到哪里写到哪里,不是苏修特务就是反革命。

“这不是说我吗,我从19572月开始,有色金属杂志刊登我写的文章,1960年以后,由于当时的政治环境不允许,就不再写文章,直到1975年离开新疆后才重新写文章。1960开始写书,平时写笔记,基本上没停过笔。”老师说。

万人大会刚开完,第二天一早,他工作的那栋楼第二层大部分都贴满了大字报,内容就一个“打倒张志呈”、“打倒反动技术权威张志呈”。不一会儿,革命委员会的人来了,张志呈交出了45本笔记本,革命委员会的人花了半个月时间看完了,又送回去。“我就问他们,‘看得如何’,他们说‘没啥’”。现在讲起来老师还有些得意,为了不再惹麻烦,老师一把火就烧了这45本笔记。

一辈子,五本书,100篇文章

想着吃一堑长一智,为了这个事情,我想老师应该不会再写笔记了吧。他说,“不,还要继续学、继续写”。我问他,你是如何学习的,他说:“带着问题,找资料;资料归类,很重要;专心看,用心想;做笔录,很重要。因为我的目标是这一辈子要写五本书,100篇文章。”截至2004年,张志呈正式出版的专著共6本,其中退休后出版4本;至今论文共170余篇,其中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的文章达105篇。到201210月我采访他时,他计划的最后一本专著也就是第8本已进入出版的最后流程。在重庆见到他拖的大行李箱,装的就是修改后的文章。

张志呈的第一本书始于“文革”。那是一本关于胺油炸药的书,这本书不仅没有正式出版,知晓它的人也只有一个。而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书是1992年重庆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爆破原理与设计》,这本书获得当年四川省优秀图书奖。随后,老师的其他专著也陆续出版,20年间他共出版了八本专著、教材和教学参考书(其中最后一本书,由国家级资金支助延至20137月出版)。

208本,其中主编6本,副主编2本。我问他写一本书用的稿纸是不是也有几十斤,他说不止,为了得出一个准确的数字,他跑到楼下拿出称,称了一下第8本书的稿纸,连同参考资料共105斤。2004年他卖掉了收集的部分过期的参考资料和书稿约一吨重。

这些年,老师一边写书,一边外出帮人搞爆破,许多人看了都眼馋。有人就提出要做他的经纪人,帮他管理财务。老师笑着说,改革开放后,1978年全国科技大会后才兴起科研项目可以授奖。以前花很多年做一个项目,得个科技进步奖,奖金发下来,分到手的也不过几块钱甚至几毛钱,现在虽然多了,志向也不在那上面了。

这些年,出书和发表论文的部分费用都得自己支付。“我家里反对,说我80多岁了,写书有什么用。我自己觉得,虽然我退休了,但不代表我就得退下来,社会给我提供了很多东西,我现在还可以动,我也可以给社会贡献点东西。虽然国家有退休的规定,但愿意干的人可以继续干,不愿意的也很正常,搞爆破是我的职业,离开爆破、采矿我就无所事事。”老师一直是退而不休,80多岁的年纪,做的事不比年轻人少,其中的心酸只有自己知道。至今,我还记得那次在重庆见面时,人流中他瘦小的身影和那个装在口袋里的冷馒头。

退而不休,有的人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有的人宏图未遂,而老师则是因为儿时的志向。

张志呈出生于1930年的四川梁平,童年的他在抗日战争的炮火中成长,见惯了日军的侵略和平民的愚昧,在老师自强不息、发奋图强、自力更生、反帝爱国思想影响下,张志呈渐渐有了人弱国弱、人强国强的认识。

“我从小看到的那些东西,提醒我国家的强大是靠每一个公民。如果每个人都不去做,坐着吃,这怎么能行呢。古时候的人都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现在这个社会更应该有这个思想。”如今,已80多的老师,还到处奔波着给别人做技术指导,他说这并不是因为个人的兴趣,而是自己只能靠这个使别人受益,使国家受益。

199412月到1996年的6月,张志呈老师在广东省深汕高速公路东段的惠来石场做矿山设计、开采、爆破的技术指导。任务完成后,老板问张老师要多少报酬。他说,3200块买一台VCD就可以了。其实张老师知道那个老板有12个亿的资产。张老师说:“‘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从小接受‘仁、义、礼、智、信’的教育和熏陶。我重视的是爆破时的零失误,对于别人给予的经济报酬并不看重。”

60年,600次爆破,零事故

19557月,昆明工学院采选系采矿专业毕业至今,在采矿和爆破近60年的实践中,老师先后主持露天深孔爆破500余次;参加或主持设计、施工50吨以内炸药量的洞室爆破50余次,50100吨级2次,100吨炸药以上的洞室爆破1次;参与设计、施工和研究工作,炸药量200600吨的洞室爆破2次,参加审批1000吨级以内的洞室爆破1次;近20年组织了数十次的烟囱、水塔、房屋、基础和构筑等的拆除爆破……

我问他这近600次的爆破,出意外的有几次,他说,零。这倒让我很意外。对此他的解释是:我很细致,违反规程的事,坚决不准,不管你是什么领导。

1955年张志呈分配到新疆工作,实习还没结束,便从同期大专院校毕业的45个同去的实习生中选出来搞科研。那时候的新疆生存条件很极差,生活条件很贫乏。1956117,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送的富蕴县的气温低至零下52度半。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张志呈还在室外零下48摄氏度做实验,补充苏联学者提出的炸药爆力修正系数。

回想那时的生活,他说,经历过最苦的生活,平时的小伤小痛也就想不起来,感受不了了。是啊,人生的过渡,当时百般艰难,某一天蓦然回首,原来已经飞渡千山。是怎么做到的呢?却已记不起来了。

19588月,全国掀起了大炼钢铁运动,和张志呈一起实习的同学都调到其他地方炼钢铁去了,只有他留在了可可托海矿务局继续科研和生产工作。由于他在科研和生产上做出的成绩,有色局经理兼自治区副主席白成铭来矿区检查工作,都要亲自接见他;年年工作都受到表扬,但同时评价他,在工作上埋头拉车,不看路,“只专不红”(“专”指业务精,“红”指思想好)。张老师不这样认为:“我参加工作时就积极申请入党,关心国家大事。”而对其他的争议,他的处置方式则是你说你的,他做他的,不动摇。他的理念是:知识是基础,能力是关键,人格是核心。

“我的工作态度是主动积极、勤于思考、认真负责、排除干扰、踏实苦干”老师一口气说出这些话,也持之以恒的信守着这些原则。

和张老师交谈的过程中,我一直感受着一个科研人员的谦虚、专注、良心、热情、悲悯,还有他利他利国的大情怀。生活就是这样,我们常在一些小人物的身上看到伟岸的气度,他们不为自身的痛苦嗷嗷直叫,不为社会的不平打砸抢烧,只凭虔诚的意志,默默的奉献,践行爱岗爱国。虽然终其一生,他们都平平淡淡,只在懂得的人心中留下称赞,却在自己的人生路上写下“值得”。

老师退休后经常出差。但他对学生的关怀依然如故。从2000年开始,就担任学校学生科技协会的顾问。他只要在学校,就经常参加学生科技协会组织的活动。热心指导、引导同学们从事科技创新。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点击排行